择天记小说网

第二十五章 甘露台与百草园

  莫雨姑娘的睫毛很长,因为先前那阵微雨,前端凝着极小的水珠,看着很是美丽。很可惜的是,在听到圣后娘娘这句话后,她的睫毛眨了眨,于是那滴雨珠落了下来,落入甘露台前仿佛深渊一般的黑夜里。

  甘露台在皇宫正前方,高百丈,由纯铜铸造而成,极为壮观,台上镶嵌着数千颗夜明珠,隔着数十里,也能看到此间的光明,但今夜这些夜明珠却没有散发任何光彩。

  莫雨望向甘露台边缘,黑羊站在那处的星辉里,抬首看着夜空里某处,她回首望向甘露台正前方,确认圣后娘娘也在看着夜空里那个地方,不禁有些疑惑。

  “娘娘,您在看什么呢?”她问道。

  莫雨姑娘在大周以至整个大陆都拥有极高的威望,因为她的家世,也因为她深不可测的实力,但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她与圣后娘娘的关系,能够与圣后娘娘如此随意说话的人,这个世界上已经越来越少了。

  星光洒落在甘露台上,只能看清楚那个女人的背影。

  只是一个简单的背影,却仿佛让人看到了万千世界。

  因为她是千万年来世界上第一位女皇帝,她是大周的主人。

  “有人点亮了一颗星。”

  圣后没有转身,淡然说道。

  莫雨姑娘沉默,每天夜里都有修行者点亮命星,但她清楚,即便是圣后娘娘也很难看到,但今夜圣后娘娘看到了,并且静静看了这么长时间,这意味着什么?

  “那颗星离我们很远。”

  听到圣后娘娘的下一句话,莫雨以为自己明白了。

  她想了想后说道:“就算再远……也不见得就代表是真正的天才。

  圣后没有说话。

  莫雨像不被长辈重视意见的小女孩,有些不高兴地哼了两声,说道:“秋山家那位四岁时定的命星是龙骧星,已经可以在百年内排进前十,但就在那夜,百里溪有个小宗派的弟子开始洗髓,定的命星竟比龙骧星更远,可难道他能比得上秋山家那位……洗髓终究还是要看体内经脉强度,普通人又如何比得过真龙血脉?”

  这是很有说明力的例证。秋山君十八岁之前一直都是青云榜榜首,是世所公认的天才,而百里溪那个小宗派的弟子早已泯然众人矣,如果不是莫雨这样见识渊广的人,哪里还记得那人?

  圣后说道:“今夜点亮命星的那人,神识之强,意识之宁,极为少见,我看只怕是位苦读百年的老夫子,一朝明悟天地至理,才有此造化,便如当年的王之策,厚积薄发,自然不俗。”

  莫雨说道:“之策先生当年一夜聚星,整个京都都有感应……和今夜哪里相同?而且地面没有星辰的投影出现,说明不是天赋血脉,即便再强,只怕也有限。”

  圣后没有转身,却能让人感觉到她在微笑:“你这孩子,又懂什么修行?”

  莫雨年纪轻轻便已是聚星境界的大强者,无论是周朝还是南方的修行宗派都视为异数,便是教宗大人也多有赞赏之语,然而在圣后看来,她依然只是一个不懂修行的孩子。

  整个大陆,有资格这样评价她的人,能有几个?

  圣后自然是其中一人。

  所以莫雨没有生气,只是对着她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她现在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孩子,但依然可以可爱,因为她面对的是圣后。

  圣后自然知道她在身后做怪,微笑不语。

  莫雨走上前去,站在她的身旁望向夜空里的繁星,静静看了会儿后,忽然问道:“娘娘,命星……真的代表我们每个人的命运?那我们能够看到将来的命运吗?”

  圣后说道:“除了命运,或者还可以有别的解释。”

  莫雨好奇问道:“什么解释?”

  圣后看着夜空深处,沉默了很长时间。

  那里有颗遥远的星辰,曾经明亮了一瞬,然后再也无法看到。

  圣后说道:“也有可能是……命中的克星。”

  ……

  ……

  陈长生点亮了自己的命星。

  整个大陆只有极少数人机缘巧合看到了那个瞬间的画面。

  因为那道无形的晶壁的缘故,那些人对这颗星辰与地面之间的距离判断,出现了偏差,但即便是这样,他的命星与地面之间的距离,也已经足以排进人类历史里最前的行列当中。

  北方魔族的雪老城,南方的圣女峰、长生宗所在的离山,妖域深处的忘川,可能有人看到,也可能没有看到,只要看到了,必然会极为重视,试图发现是谁点亮了这颗星。

  这些并不重要——夜空里有亿万颗星辰,与亿万人类之间的联系,始终是无法触及的世界,那根线永远没有人能够看到,只要陈长生自己不说,便没有任何人能够知道。

  但总会有意外发生,或者说有例外。

  有的人修行境界并不高,按道理来说,连夜空里那颗星辰明亮的画面都看不到,更不可能依循着那条线寻找到陈长生,但机缘巧合的是,当陈长生点亮命星的那瞬间,那个人刚好看着夜空,就像圣后娘娘那样,更机缘巧合的是,当时她正在修行,神识散放到一墙之隔的那片废园里。

  最根本的原因是,她与星光之间有一种先天的亲近联系,可以直觉地发现很多事情。

  这是一种天赋,更准确地说,这是她的种族天赋。

  国教学院残破院墙的那面,是百草园。

  她那天夜里就在百草园中。

  她清楚地感觉到,点亮命星的那道神识是多么的宁静而坚韧。

  她很好奇那道神识的主人是谁。

  她想找到他,然后问他一些问题,为此,她不介意送他一些世间罕见的奇珍异宝。

  因为她叫落落,她很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