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第二百五十九章 隐形的翅膀

这是陈长生与黑龙认识之后,黑龙第一次没有事先谈定好处,便同意帮他做事,因为那名魔族让她想起了一些不怎么愉快的往事,尤其是那口大铁锅,让她看着就很厌烦,而且那名魔妇提到了那个吃龙的人,这让她更烦。

黑龙离开陈长生的手,化作一道肉眼根本看不见的虚影,向着湖心急掠,然后像片落叶一般,悄无声息沉入湖底,轻而易举地顺着那条天地倒穿的通道,回到山崖那边的寒潭中,破水而出,向着某片园林急掠。

她现在的实力境界,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影响到这场战斗,陈长生要她做的事情是去示警,寻找帮手,在陈长生想来,如果能找到那些通幽上境的各宗派前辈最好不过,但她却不这样想,她很清楚现在这片园林里,哪个人类修行者最强。周园的世界很辽阔,但她的运气不错,没用多长时间,便看到了在山崖上独自行走的那名白衣少女,只是看着那名白衣少女身上的弓箭,不知为何,她觉得有些寒冷和恐惧。

便在这时,腾小明微微挑眉,向远方看了一眼,作为二十四魔将,他的境界极其强大,黑龙虽然来去如电,悄无声息,却让他感知到了些动静,只不过黑龙的动作实在太快,快到他什么都无法看到。

“既然梁笑晓和七间都是你们要杀的人,那我就明白了。”陈长生看着刘小婉说道。先前他施发穿云箭的时候,对方没有任何反应,他就觉得有些蹊跷,现在看来,这对魔将夫妇竟是刻意放任自己求援,好把梁笑晓和七间都引过来,准备一网打尽。

刘小婉看着他微笑说道:“如果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解决所有问题,当然最好。”

陈长生看了被折袖穿着咽喉、奄奄一息的那名魔族美女,依然有些疑惑无法得到解决。

“我很不明白你们从哪里来的这份自信,可以以二敌四。”

折袖面无表情说道:“如果在周园外,以二十三、二十四魔将的赫赫凶名,我这时候肯定已经逃了。但既然你们通过某种方法强行压制实力境界进入周园,那么你们就只能用这种境界战斗,你们最强也就是通幽上境。”

刘小婉看着他平静说道:“自信,是强者的基础。”

“但是你知道吗?陈长生和我一样,都是话不多的人。”折袖看着她忽然说道。

刘小婉秀眉微挑,有些兴趣,问道:“这可看不出来。”

折袖说道:“他和你们说这么多话,包括我现在和你说话,其实和你们的目的一样……都是在拖时间。”

刘小婉的眉挑的更高了些,问道:“为什么?”

“你说的很对。自信,是强者的基础。”

折袖说道:“陈长生很自信,他比你们想象中的陈长生更强,巧的是,我也是这样看待自己的。”

便在这时,树林里响起一道清冽而骄傲的声音。

“不错,我也是这样想的。”

话音落处,两名身着素sè剑服的少年,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离山弟子,终于登场。

他们已经做了战斗的准备,带着一身剑意而来。

他们望向那对魔将夫妇,清爽剑气,夺目而出。

在稍远处的山林里,隐隐有衣影显现,应该是庄换羽也快到了。

至此,场间局势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五个人类少年里的天才,对上两名魔族强者,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有得打,而且胜算颇大。

正如折袖先前说的那样,无论这对魔将夫妇在周园外的实力如何霸道,在周园里,他们最强也只能展现出通幽上境的实力。

陈长生没能完全解决的困惑,便在于,他们为何如此自信?

刘小婉的神情依然温和,完全不像梁笑晓和七间那般如临大敌,看着陈长生说道:“就算要战,似乎也应该先换人。”

她把握着那名东方隐世宗派女弟子的生死。

那名魔族美女的生死,则在折袖的指尖。

“你是国教学院的院长,虽然这么小,连我都觉得教宗在胡闹……”

刘小婉看着他笑着说道:“但既然是离宫的人,想必不会看着同类死去,长生宗是玄门正宗,离山虽说好杀,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同类去死,斡夫折袖是狼崽子,光吃肉就能活着,但你们做不到。”

听完这番话,折袖看了陈长生一眼。

在雪原里,他是谁的面子都不会给的狼族少年,什么离宫,什么离山,都和他无关,他只要活着,然后杀死敌人,但京都一行后,他便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在周园里,他就是陈长生的保镖。

陈长生看了七间一眼,七间看了梁笑晓一眼。

“换。”陈长生和梁笑晓同声说道。

七间点头,表示理应如此。折袖没有说话。

刘小婉轻轻挥袖,不知做了些什么,腾小明挑着的筐中那位、即便被斩断了右手,依然昏迷不醒的美丽女子醒了过来。

骤然醒来,首先感觉到的便是疼痛。

那名女子的脸sè骤然间变得苍白无比,两行眼泪夺眶而出,但她咬着牙,除了最开始的时候,哼了一声,竟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看着这幕画面,就连折袖都有些动容,似乎生出些怜惜与敬意。

七间用极快的速度解下外衣,振臂而出,将她包裹了起来。

这时候,那名女子才发现自己竟是浑身,微惊之后,恨恨地盯了刘小婉两眼。

刘小婉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请不要慌张。”梁笑晓用最简洁的语言,把此时的情况解释了一番。

“多谢几位同道相救。”

那名女子微微下蹲行礼,略有些紧的衣袍,裹着不着寸缕的身体,谁都会有些尴尬,洁白的双足,踩在满是沙砾的地面上,谁都会有些无措,但她美丽的眉眼间,竟没有任何慌乱,就像是个大家闺秀,还穿着家居的常服。

折袖眼中的欣赏神情越来越浓了。

七间看了他一眼,在心里哼了一声。

那位大家闺秀般的东方隐派女弟子,向陈长生等人走了过来。

刘小婉夫妇未作任何阻拦。

河滩地面难行,她刚刚断手,流了很多血,正是虚弱的时节,但她走的很稳,大概是不想再带来任何变数。

片刻后,她走到了陈长生等人的身前。

七间向前走了两步,伸手准备去搀扶。

那名女子美丽的眉眼间现出一丝羞意与抗拒。

七间这才醒过神来,有些讷讷地收回手,侧了侧身体。

陈长生对折袖点了点头。

折袖收回锋利的指爪,抓住那名魔族美女的肩头,准备掷还给刘小婉夫妇。

变化。

绝对会出现的变化。

已经被人们默默等待了很长时间的变化。

终于,在这一刻发生了。

最先发生的变化,在折袖处,当他把那名魔族美女抛向空中时,看上去奄奄一息、随时可能死去的她,忽然间睁开了眼睛。

两道的腿,就像是两道泛着寒光的剑,斩向折袖的咽喉。

她的咽喉上,那个破洞还在流血,她的断腕处,还在淌血。

从被制住开始,她便一句话都没有说过,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无力再战。

谁都没有想到,她等待的只是折袖的指尖离开自己咽喉的那瞬间。

紧接着的变化,发生在七间的身前。

就在他讷讷然转身的那一刻,那名东方隐世宗派女弟子脸上的羞意骤然消失一空,只剩下一片漠然。

一道寒冷的剑锋破开衣袍,带着一股恐怖的气息,刺向七间的咽喉。

这件衣袍,本就是七间的。

她利用的,就是七间的善良与守礼。

变化既然开始,自然不止如此。

七间没有转身,看似全无准备,眼看着便要死在那名女子的偷袭之下,然而却一道清亮的剑光亮起。

离山法剑

中正,但绝对不平和,满是肃杀之意

瘦小的七间,他的剑,却有绝对的大气

那道诡魅偷袭而来的剑,哪里敌得过他蓄势已久,无心无愧的剑

只听得一声脆响,七间手中的离山法剑直接挑飞了那名女子手中的剑,擦的一声,在她的左颈处留下一道血痕

如果不是那女子身法太过诡异,如果不是七间战斗经验算不得太过丰富,只怕这一剑,他就要把那女子的头颅斩下来

七间对偷袭都有准备,更不要说折袖。

在那名魔族美人紧直的双腿如两把剑一般绞过来时,折袖的双手已经等在了半空中。

仿佛刀锋刺进腐朽的木板,噗噗数声闷响

折袖的十个手指,全部深深地刺进了那名魔族美人的脚踝,鲜血顿时迸流。

那名魔族美人发出一声愤怒地惨号

折袖神情漠然,手指抽出,身影骤虚,双手破空而落,准备直接把此女撕成碎片。

就在这时,腾小明神情漠然解下扁担,拿着系筐的两根绳索,舞了起来。

那两根绳索,仿佛活过来一般,分别系住那两名女子。

嗖嗖声中,那两名女子险之又险地脱离了七间和折袖的攻击范围。

那名冒充东方隐世宗派的女子,神情依旧凛然端庄,仿佛大家闺秀,只是染透了半片胸腹的鲜血,则让她显得有些狼狈。

那名魔族美人更是凄惨,从湖心石梳头到现在,连续受到重伤,再也无法支撑,直接坐倒在了地上。

锃的一声,陈长生短剑归鞘。

梁笑晓的剑,亦已出鞘,握在手中。

先前这幕偷袭与反制,发生的太快,他们虽然有准备,竟还是没有来得及出剑。

不得不说,腾小明不愧是二十四魔将,眼光见识阅历经验和境界实力,稳稳地比在场这些人类高出一筹。

湖畔再次变得安静。

那名坐在地上的魔族女子,不停地喘息着,根本不在意自己未着丝缕,恨恨地盯着陈长生等人,说道:“我不服

那名穿着七间衣袍的女子微微挑眉,脸上亦是流露出不悦的神情,问道:“她这个蠢物也就罢了,你们凭什么看穿我?”

那名魔族美人恼火说道:“什么叫我这个蠢物?”

那名女子摇了摇头,似乎不愿意理她,看着七间问道:“你如何知道我会袭击你?”

七间看了折袖一眼,说道:“我不知道,他告诉我的。”

那名女子望向折袖,微微挑眉说道:“那你又是从哪里看出我就是南客?”

听着南客的名字,折袖的神情变得凝重了很多,看着她沉默了片刻,再次做了确认,摇头说道:“你不是南客……我说过,如果是南客,根本没必要做这么多事情,直接走出来就把我们杀了,哪里需要这么罗嗦,这么麻烦。”

那名女子微微蹙眉说道:“那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没有魔角,而且我的血是红的。”

那名魔族美人的恢复力极其可怕,受了这么重的伤,竟只是坐了会儿,便再次站起身来,一脸怒意说道:“是啊我的血是绿的倒也罢了,我前些天做了新发型,剪的多了些,没办法完全遮住魔角让你们看出破绽倒也罢了,那这个丫头呢?她明明血是红的,角都没有,你怎么能看出来她是我们族人?”

陈长生等人也望向折袖,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折袖沉默了很长时间后说道:“你们做的太刻意,像是故意让我们看到,她的血是红的。”

这说的是魔将夫妇二话不说,便把那名女子的手砍断一事。

刘小婉看了眼那名女子,笑着说道:“看看,我就说你那个法子是多此一举。”

那名女子看着折袖,很是不解,问道:“就这么一个理由?没别的证据了?”

“生死之间,一个理由就够了。”折袖面无表情说道。

那名女子闻言更加不悦,心想自己辛辛苦苦想出来的计策,怎么在这些人类之前全无用处?

那名魔族美人看着她嘲笑说道:“看看,我就说你的脑袋不大灵光,却偏偏天天喜欢骂我是蠢物。”

那名女子面无表情说道:“如果你不是蠢物,就不会想着一个人偷偷溜走,妄图想一个人杀死这两个人。”

陈长生等人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那名魔族美人生的极为魅惑诱人,一身熟媚风情,那名女子则是神情端庄,容貌妍丽,仿佛自幼被严格培养长大的大家闺秀,但看着这二人互相嘲弄、彼此争执的时候,却觉得二女无比相似,竟仿佛是同一个人那般。

七间的感觉更加怪异,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见到魔族,和魔族战斗,发现这些魔族原来也会斗嘴吵架,就像宗门里的那些师兄师姐一样,但下一刻,他便醒过神来,明白自己这种想法太过危险。

让他醒过来神的,是那两名魔族女子身体的变化。

她们先前明明被斩断了的手,竟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不是重新愈合,生张出肌肉骨骼组织那般恐怖的画面,而是她们的手腕上多出了一个半透明的、淡青sè的手。

然而那个仿佛灵体的手,正在逐渐的变成真正的手。

陈长生很是吃惊,魔族的**复原能力虽然强悍,但除非是那些极纯血的皇族,也没有谁能够断肢重生。

更何况,这明显不是断肢重生之类的绝世魔功。

折袖终于想起来了些什么,脸sè顿时变得苍白起来。

这两个魔女,确实不是南客,她们是……南客的双翼。

“你们玩够了吧?”刘小婉看着二女,有些无奈说道:“如果不是你们事事争先,处处争先,今日的事情只怕早就处理完了。仔细大人杀死那只凤凰后,知道这件事情,对你们再施三年惩罚,看你们怎么办。”

听到这话,两名魔女的脸上流露出畏怯的神情,再不多言。

刘小婉望向陈长生,带着歉意笑了笑,然后说道:“动手吧。”

黑发飘舞,衣袂狂动。

这一次不是偷袭,只凭实力而战,反而却给陈长生等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七间凛然无惧,执剑而上。

折袖面无表情,带着金属sè的锋芒,已然探出指尖,向着那名魔女再次攻去。

湖畔气息一阵大乱,剑气与魔息彼此冲突。

陈长生看着刘小婉,神情凝重。

梁笑晓盯着腾小明,面sè微白。

以境界论他们比折袖和七间高,所以理所当然,这两名魔将是他们的。

这一战,年轻的人类们还有得打,有得打,便不见得会输。

或者,能够撑到黑龙带着别的人类高手赶过来?

这就是陈长生的计划,但,他弄错了一件事情。

刘小婉刚才看着他说动手吧,实际上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对另一个人说的。

飞沙走石之间,一把剑来到了折袖的身后。

这把剑很强,这把剑很yīn险。

折袖再如何警惕小心,也没想到,有剑会从身后刺来。

噗哧一声,这把剑刺进了他的腰部。

鲜血,就这样喷了出来。

几乎同时,那名魔女飞到他的身前。

她的双手泛着惨绿,刺进了他的肩头

她的黑发散如钢针,直刺他的眼瞳

在生死关头,折袖发出一声暴戾至极的厉啸

狼族少年的眼瞳,变得血红一片

(副版在书评区弄了一个帖子,征集问题,大家对我,对择天记这本书,有什么感兴趣,好奇,或者是不解的地方,都可以在里面跟帖提问,过些天,我来集中回答大家一下,嗯,没有别的任何源头,就是想和大家交流一下,么么嗒……明天的更新不会太多,另外,今天这章的章节名真是耗了我不少脑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