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第二百二十八章 往事知多少(下)

这段话很糙,理也很糙,就像石头一样,却很结实,没办法反对,天书陵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地方,如果你不去管辈份,不畏惧任何人,那么在这里你便不需要畏惧任何人,因为在天书碑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

纪晋气的浑身发抖,颤声说道:“很好很好,你是哪家的弟子,竟敢……”

“想打听我来历,然后让人在天书陵外收拾我?”

唐三十六一脸不在乎说道:“我是汶水唐家的独孙,槐院如果愿意得罪我家老太爷,那便请。”

没有人愿意得罪汶水唐家,就连圣后娘娘对那个孤耿的老头子也以怀柔为主,最多就是骂他几句食古不化、冥顽不灵,因为唐家有千秋底蕴,唐家有令人畏惧的机关术,最关键的是,唐家有钱,有很多钱。

纪晋这才知道唐三十六的身份,脸sè铁青,袍袖急颤,却真没什么办法。当然,他也可以不顾天书陵里的规矩,直接出手把唐三十六教训丨一顿,可那样他便不能再继续留在天书陵中,因为碑侍的身份,更要受到极严厉的惩罚。

自从进入国教学院之后,唐三十六经常表现的很粗野,满口脏话,其实那只不过是少年人的一种逆反,也是对太过沉稳的陈长生做一些补充,像他这样的世家子弟,怎会缺少智慧,见好就收四字,他比谁都修练的好。他来到碑庐前,未作停留,伸手拉着陈长生便往天书陵下走去,一路走一路碎碎念道:“瞧你这点出息,连吵架都吵不过个人,真给我们国教学院丢脸。”

苟寒食苦笑着摇摇头,对年光先生行礼告辞,跟着两名少年向山下走去。

碑庐四周的人们面面相觑,树上挂着的那盏油灯变得越来越暗,仿佛先前这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从山道走出天书林,跳过正道旁的水渠,便进了桔园,夜sè里的树林显得有些yīn沉,好在今夜星光极盛,冲淡了些这种感觉,陈长生看着唐三十六那条闪闪发光的腰带,问道:“怎么今夜如此珠光宝气?”

“宝气在汶水是骂人的话,以后请不要这样形容我”唐三十六正sè说道,然后解释道:“半夜醒来发现你们两个人不在,所以出来寻你们,走的有些急,在包裹里随便抓了条腰带,哪里来得及看是什么风格。”

陈长生认真说道:“幸亏你没胡乱抓着那块裘皮出来,不然登场的时候会被人误认成一头熊。”

唐三十六啧啧两声,说道:“原来你会冷嘲热讽,先前怎么像只鹌鹑一样?还是说只会对自己人出招?”

陈长生摇了摇头,实在没办法再接下去,想着今日从清晨到夜里发生的事情,不解问道:“为什么纪晋前辈如此行事?”

“以前人们认为主教大人等老人想借你重新复兴国教学院,大朝试之后才知道原来教宗大人也很看重你。忠于圣后娘娘的那些人自然开始紧张起来,南方教派向来不服离宫,被他们说动来打压你,是很正常的事情。”

唐三十六说到南方教派的时候,看了苟寒食一眼。

苟寒食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或者有这方面的原因,但纪晋前辈的情绪明显不对。”

唐三十六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

“不是所有碑侍都能够做到心如止水,就算最开始入天书陵的时候能够做到,随着时间流逝,修行进度停滞不前,有些碑侍难免会生出悔意,然而却囿于当年所发的血誓与天书陵的规矩,不敢离开,心理上确实很容易出现问题。

苟寒食在旁说道:“而且在我看来,纪晋或者认为荀梅前辈或者极有可能成为碑侍,不料昨夜却做出了那等决然壮烈之举,魂归星海,也算是离了天书陵,虽然与我们关系并不大,他却认为和我们有关,难免会把怨气发泄到你我身上。”

陈长生本想问,纪晋不想继续留在天书陵里做碑侍,那么荀梅前辈离开天书陵,不能成为碑侍,他应该高兴才是,为何会生出如此浓烈的怨恨意味,忽然间想明白,依然还是那些令人感慨的人性问题,忍不住摇了摇头。

唐三十六说道:“一直都有种说法,天书陵里的碑侍都有些变态,不招人喜欢,不过细想起来,这种规矩本身就很变态。”

陈长生说道:“确实有些不人道,真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想的。”

苟寒食说道:“天书碑对修道者的诱惑实在太大,而且碑侍在天书陵里地位特殊,每年新进陵的宗派弟子,可以得到他们的照顾。那位年光先生,很明显也是受了国教里哪些大人物的请托,先前才会出场替你缓颊一二。”

唐三十六说道:“应该如此,但我信不过年光。”

陈长生想着先前他对那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确实极不尊重,不解问道:“为何?”

唐三十六说道:“年光先生是宗祀所出身,当年被国教学院里的那批天才打压的很是惨烈,他一怒之下才立下血誓成为碑侍,而你是国教学院复兴的希望,他怎么可能对你真心照拂?”

对陈长生来说,国教学院是衰破的旧园、冷清的废墟,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历史画面。

“国教学院当年很嚣张的好吗?”

唐三十六看了苟寒食一眼,说道:“比现在的离山剑宗还要嚣张。”

苟寒食没有说话,他不认为离山剑宗嚣张,但对相近的意思表示了默认。

唐三十六沉默片刻,又说道:“不过曾经无比嚣张的那些天才们,都已经死光了。”

听着这话,陈长生神情微惘,片刻后想起一事,望向苟寒食问道:“天书陵里没有离山出身的碑侍?”

“以前曾经有过。”苟寒食说道:“后来师叔祖闯了一次天书陵,把那两位前辈臭骂了一番,带回了离山。”

陈长生很吃惊,心想居然有人敢无视天书陵的规矩,他说的师叔祖便是那位传说中的离山小师叔?

唐三十六神情不变,明显听过这段往事。

陈长生好奇问道:“那两位前辈现在呢?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苟寒食说道:“那两位前辈都是我离山戒律堂的长老。”

唐三十六说道:“听见没,谁的剑最快,谁就是规矩。”

陈长生更感兴趣的是,那位离山小师叔在天书陵里是怎么骂那两名同门的。

苟寒食说道:“师叔祖说,不能把有限的生命浪费在无限的破事上。”

陈长生异道:“破事?”

苟寒食说道:“是的,师叔祖一直认为,修道是一件破事。”

陈长生沉默不语。

想着那位传奇的离山小师叔,他忽然觉得肩上变得沉重了很多,星空仿佛被yīn影所覆盖。

在天书陵里他们与离山剑宗共一片屋檐,但双方不可能真的化敌为友,苟寒食的平静温和不能代表什么,像关飞白和七间明显对国教学院存有敌意,因为秋山君这个名字,依然横亘在双方之间,看不到任何和解的希望。

到了草屋,走过篱笆的时候,苟寒食忽然对唐三十六说道:“我不是君子。”

陈长生微怔,唐三十六挑眉,摊手说道:“这可是你自己承认的。”

苟寒食平静而坚定地说道:“所以,我不可能是伪君子。”

唐三十六沉默片刻,说道:“然后?”

苟寒食微笑说道:“如果以后你再喊我伪君子,我会打你。”

第二日清晨五时,陈长生准时醒来,到灶房里煮了一大锅粥,吃了两碗,却没有去观碑,而是拿出了荀梅的笔记,借着晨光开始阅读,右手则是拿着笔,在纸上不停地写写画画,却不知道是在写些什么,反正不是文字。

草屋里的少年们陆续起床,吃过粥后便向天书陵而去,苟寒食离开的时候和他打了个招呼,关飞白离开的时候说,不要以为你天天给我们做饭吃,我便会承你的情,七间有些紧张地说,我会承你的情,但是我不会和你成为朋友,陈长生笑着问为什么,七间说因为大师兄不会喜欢你。唐三十六明明已经醒了,却拖到最后才离开,迎着陈长生不解的眼光,他很严肃地回答道,绝对不是怕苟寒食打自己的原因。

令陈长生有些意外的是,没有过多长时间,唐三十六回到了草屋,脸sè严峻,把他拖着便往外走。

“怎么了?”

“钟会……在破境。”

碑庐之前已经围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陈长生粗略一看,便知道至少过了百人,其中四十余人是今年大朝试三甲的考生,五名身着白衣的碑侍站在外围,其余的数十人应该是以前的观碑者,一直留在天书陵里没有出去,前两天,这些以往的观碑者在不同的碑庐前各自修行,没有与今年的新人朝面,此时竟是全部来到了照晴碑前,不想便知肯定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钟会盘膝坐在碑庐前的地面上,双眼紧闭,身周弥漫着一道雾气。

纪晋面无表情站在他的身后,明显是在替他护法,只是不知为何,这位境界高深的槐院前辈,今日的脸sè异常苍白,似乎消耗了极多真元。

陈长生的眉头微挑,隐隐猜到某种可能。

碑庐前忽然响起汩汩的水声。

这里没有瀑布,也没有清泉,这道声音来自钟会的身体。

水声越来越响,仿佛将要沸腾。

大朝试时,陈长生在洗尘楼里有过类似的经历,知道这正是破境通幽的前兆。

他没有看钟会,而是望向了纪晋。

一夜时间,钟会便要越过通幽的门槛,其中必有缘由,纪晋苍白的脸sè,或者便是由此而来。

便在这时,纪晋也望向了他,眼神很是冷淡不屑。

(三章打完收功,明天两章保底,俺喜欢的高潮要来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