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第一百八十八章 徐氏佳人,周郎故园

唐三十六直接伸手,把他拉了回来,摇头说道:“不用去了。”

陈长生看了他一眼,问道:“为何?”

唐三十六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那个叫霜儿的丫头把婚书送回来时,还替徐世绩带了一番话给你,我相信你听完这番话后,应该不会再想着退婚,就算要退婚,也不会去找教宗大人。”

“什么话?”陈长生问道。

唐三十六说道:“徐世绩说,听闻你当初曾经对神将府里的人说过,除非徐有容当面来见你表示退婚的意思,你才会同意。那么从今夜开始,你与徐有容之间的婚约,他这个做父亲的不再插手,不再理会,但你如果想要退婚,也要当面见到徐有容,亲口对她说不要这门婚事。”

陈长生闻言微怔。他只是个少年,哪里及得上徐世绩这种大人物老辣油滑或者说不要脸,全然未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他不喜欢徐有容,没有任何好感,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更是连当年那抹好奇与向往都全然无存,可是她在青藤宴上送来了那封信,就因为这封信,无论她的真实用意是什么,他都很感谢她,不愿意再做什么可能有损于她的事情。

“难道徐世绩就是这样想的?”他把自己的想法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唐三十六,然后皱着眉、忧心忡忡地问道。

唐三十六冷笑道:“别和徐世绩这种人比城府,你今年才十五,眉头再皱也不会显得深沉,只有故作深沉的可笑

陈长生问道:“那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唐三十六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说道:“徐世绩的意思这么清楚,你居然就看不出来?他现在既然不想退婚,找借口推回你这边,要你当着徐有容的面退婚才算数,很明显,他就是断定了你一旦和徐有容见面,看到他那个宝贝儿女儿后,绝对说不出退婚的话来”

陈长生不解,问道:“为什么?”

唐三十六盯着他的眼睛,确认他真是到现在还不明白,不由叹了口气,说道:“因为没有人见到徐有容真人后,还不想和她在一起。”

陈长生依然不解,继续问道:“为什么?”

唐三十六气极,却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个所有人都能想明白的道理,半晌后憋出了几个字:“因为她漂亮”

自然不是这么简单的原因,但这是唐三十六一时之间能够想到的最简单直接、大概也最能说服陈长生这个呆子的原因。当然,这让他产生了某种与审美或者相关的挫败感,于是他很恼火,声音自然变大,恰好漂亮的漂字是爆破音,于是乎藏书馆前的夜sè里多出了一道瀑布。

片刻安静。陈长生取出手帕,仔细地把脸擦了一遍,然后向小楼走去,背影很是萧索,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才再次出现。

唐三十六想起他的洁癖,很认真地道歉。

陈长生沐浴完毕,神清气爽,心不存垢,挥手示意无事,神情却显得有些犹疑,低声问道:“她……真的很漂亮

当天夜里,国教学院的少年们还认真讨论了一番,东御神将府为什么会忽然改变主意,同意与陈长生的婚约。陈长生以为,或者是因为自己在大朝试里表现的太过惊艳,被唐三十六冷笑着地否定掉。唐三十六认为徐世绩态度的转变应该与时局以及此人对时局的判断有关。

如今大周朝的局势与数年前已经有很多不同,无论圣后娘娘愿不愿意,她终究要开始考虑把皇位传给谁的问题,眼下看来,散布天下诸郡的那些王爷们都有机会,陈留王也有可能,天海家却没有任何希望。

还是那句话,大周臣民能够接受娘娘的统治,却绝对不愿意接受她那些亲人继续统治下去,很多人都在等待着陈这个姓氏的回归。尤其是陈长生在大朝试里拿到首榜首名的过程里,教宗大人已经表现出来了某种态度。

徐世绩是圣后娘娘的亲信,但他也必须替神将府考虑将来——陈长生和国教学院明显已经得到了教宗大人的认可,可以通过这门亲事,来获得更长远的支持,即便不成,他也不希望陈长生对自己保留太多敌意。

听完唐三十六的分析,陈长生觉得很有道理,心想世家子弟果然与自己不同,又转头准备问些轩辕破的意见,却见妖族少年已如大山般睡去。

第二天清晨五时,陈长生准时醒来,叫醒唐三十六和轩辕破,来到门房里开始烤肉,这是前天说好的,与金玉律一起的庆祝。

礼单和名帖都在学院的库房里,暂时没有人来打扰国教学院的安静,直至春日渐悬高空,那个在长安城里流传半日的消息才来到此间。

一整只云雾獠猪被吃得只剩下了骨架和两只长长的獠牙,挂在篝火堆上,模样显得极为难看,油滴顺着残着的肉丝下滴,落入将熄的炭火里,发出滋滋的响声,把震撼无语的唐三十六惊醒过来。

“秋山君做的那件事情究竟是什么?居然国教南北两坛、大周朝廷和白帝城同颁诏书以示嘉奖?你的首榜首名还没拿热,这可就被比下去了。”

他望向陈长生同情说道,却发现陈长生沉默不语,神情却明显是已经早知此事,不由微异:“你知道这件事?”

陈长生说道:“昨夜在东御神将府便知道了。”

“那你昨夜为何不对我们说?”

“忘了。”

国教学院的门房里一片安静,只有油滴灰下火的声音。

“消声匿迹半年,原来竟是隐姓埋名,顺着黑袍在人间留下的组织,反追到周园的下落,这等本事功绩,确实了不起。”

金玉律回到房间里,他把刚刚从离宫那边收到的消息说了说,其中的内幕自然要比京都流传的内容多很多,很有些感慨。

唐三十六站在陈长生一边,听着这话当然有些不舒服,却无法反驳——秋山君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与那些残暴强悍至极的魔族年轻强者们周旋多日,最终成功抢先打开周园,可以想象经历过怎样的凶险战斗甚至是生死的考验,大朝试看似激烈、实则被严格监控着的对战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那个组织?”陈长生向金玉律看了眼。

金玉律点头,至此他才明白原来此事竟与落落被刺一事有关,那名被薛醒川擒获的魔族刺客,应该便是那个组织里的一员。

“周园到底是什么?”

这是国教学院三名少年此时最大的疑问。

陈长生和轩辕破自幼生长在乡野山林里,道藏里也没有这方面的记载,而唐三十六这个世家子,竟也从来没有听过周园,在他的回忆中,小时候老太爷把自己抱在膝上喝酒追忆往昔时,也没有说过这两个字。

“学宫、或者说青叶世界是教宗大人的小世界。”

金玉律想到那个人的名字,脸上的神情下意识里变得凝重起来,甚至有些敬畏:“周园,就是周独夫的小世界。

周独夫,这一千年里,整个大陆最强者。

无论人族、魔族还是妖族,或是那些生存在禁地险林里的神秘部落,全部加在一起,他都是最强者。

很多年前,他飘然远去,再无消息,很多人认为他死了,很多人认为他去了别的世界,总之他离开了,便再也没有回来过,只留下了一个小世界。

那个小世界,便是周园。

继续坚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