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两场漫长的战斗

有人看见唐三十六递了张纸给折袖,但没有人联系到,那会是一张银票,因为狼族少年留给世人的印象,怎么都无法与金钱这种事物联系起来,就像落落和轩辕破,哪怕亲眼目睹这一幕的发生,依然难以相信。

折袖走进了洗尘楼,折袖走出了洗尘楼,他的对手没有走出洗尘楼,和苟寒食一样,他再次迎来一场毫无争议的胜利,但除了结果之外,过程却比苟寒食要多了很多争议,因为他的对手再次重伤难起,被直接送出了学宫。

考生们的目光随着他走下石阶,来到林畔国教学院数人前。

唐三十六有些无语,说道:“你是用摘星学院的学生身份报名,现在还顶着张听涛的假名字,那位仁兄算是你的同窗,你至于下这么重的手?”

折袖沉默了会儿,似乎不怎么理解他为什么关心这种事情,然后说道:“我说过会好好打。”

唐三十六的银票让他很满意,所以他先前难得地对人点头示意,并且承诺会好好地打,对不怎么理解、也懒得理解所谓人情世故的狼族少年来说,好好打便是用尽全力去打,那么他的对手的下场便可想而知了。

“那你现在来做什么?”

考生们的目光集中在林畔,这让唐三十六感觉到了一些压力,他不想让国教学院与折袖之间的交易被人知晓,倒与荣誉之类的事情无关,纯粹是他想保守这个秘密,折袖是可以用金钱收买的秘密。

折袖现在等于是国教学院的雇佣兵,如此强大的雇佣兵,当然最好没有人知道。

“来谈价。”折袖说道。

唐三十六明白他指的是下一场。

没有任何意外,折袖对上了苟寒食。

落落和轩辕破低头看着地上的草枝,不说话,以此掩饰自己的尴尬。

陈长生没有,因为这是他的事情,如果事后会被人耻笑,他认为被耻笑的对象也应该是自己,而不是唐三十六。

“你要的东西,我不能保证……我有没有,但我会尽量争取给你。”他看着折袖说道。

折袖盯着他的眼睛,神情漠然说道:“你一定要有。”

陈长生说道:“如果有,就给你。”

折袖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可以。”

然后他望向唐三十六,又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三倍?”

唐三十六怔了怔,然后才醒过神来,强行压抑住狂喜,平静说道:“没问题。”

折袖再次对他点头示意,转身向人群外走去。

“看来这个家伙只会杀人,完全不会谈价啊。”

唐三十六看着他的背影,感慨说道。

打苟寒食,比打那名摘星学院考生的价钱只翻了三倍,折袖的开价,让他实在有些意外。

然后他想起一件事情,回头望向陈长生,皱眉问道:“你知道他想要什么?”

很明显,狼族少年非常缺钱,只是他愿意帮助国教学院的一部分理由,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想从陈长生这里得到些什么。

陈长生看了落落一眼,说道:“我大概能猜到他想要什么,只是不确定能不能帮到他。”

八强战最后一场对战,发生在落落与那名槐院少年书生钟会之间。

不愧是青云榜排名第九的少年天才,在洗尘楼里,钟会表现出了极强大的真元修为和剑法,成功地……坚持了半柱香的时间。

离宫教士宣布结果后,钟会沉默地离开了洗尘楼。

看着这名槐院少年书生略显落寞的背影,落落没有什么感觉,静静看着门口,等待着下一位对手的到来。

她没有离开洗尘楼,她要求打四强战的第一场,二楼里的那些大人物总要给她这点面子。

洗尘楼的门关闭,过了会儿时间后,再次开启。

听着那声吱呀,落落走了过去,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对手搀了进来。

她这轮的对手是陈长生。

被那场雨水洗过的地面,残着些微湿的沙,靠着圆楼四壁的石阶,还算于净,也比较于燥。

落落扶着陈长生坐到石阶上,递过清水,喂他喝了口,说道:“药力还要多长时间才能发散?”

陈长生看着左手无名指上缠着的那圈金线,说道:“已经好些了,你不用担心,如果稍后还不行,我再想办法。

落落说道:“先生,那你就先多歇会儿。”

陈长生望向二楼,心想这样合适吗?

洗尘楼是大朝试对战的场所,考生进楼之后,心神都在战斗之上,很少有机会打量这座楼的模样。

他这时候倒可以好好看看。

只是,终究有些不安。

“会被人说吧?”他看着落落问道。

落落本想说,自己可不怕别人说闲话,但想着他谨慎的性格,眼珠微转,说道:“那我们聊聊天也好。”

聊些什么呢?国教学院里的大榕树有没有变得更粗?站在树臂上还能不能看到百花巷口那家杂货铺?去年冬天国教学院里的雪积的厚不厚?

“先生,你是怎么打赢庄换羽的?”落落问了一个所有人都很关心的问题。

陈长生想了想,把先前那场对战仔细讲了一遍,绝大部分细节都没有遗漏。

落落自然很吃惊,犹有余悸说道:“幸亏有那场雨……”

陈长生点了点头,此时回想起来,如果没有那场寒冷的雨自天而降,他就算不被星辉烧死,也会因为高温而身受重伤。

那场雨,是从哪里来的?

“学宫在教宗大人的青叶世界里,能够让这里下雨,只有教宗大人。”

落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说道:“先生,这件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

陈长生沉默不语,如果落下那场秋雨的人真的是教宗,如何解释?

他和国教学院是国教旧派势力重点培养的对象。

谁都知道,国教旧派势力或者说,那些忠于陈氏皇族的大人物们,针对的对象,便是圣后娘娘与教宗大人。

教宗大人为什么要帮助自己?更准确地说,拯救自己?

整个大陆都知道,国教学院的新生,主教大人的那份宣告,都隐藏着很多问题。

陈长生作为当事人,当然更清楚,只不过以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情。

一是因为他不愿意去想,他的目标始终是大朝试的首榜首名,京都的大人物们要做什么事情,和他无关。

二是他想不明白,那些大人物们的思,不是像他这样的少年能够猜透的。

“至少,现在看起来,对我是有好处的。”陈长生看着神情凝重的落落,宽慰道。

落落说道:“我想,或者可以借势。”

陈长生有些不解,问道:“怎么借势?”

落落的目光落在他胸腹上的那几道剑伤上,说道:“稍后决战的时候,尽量行险。”

陈长生明白了她的意思。

如果按照落落的本意,绝对不会建议他那样做,但既然陈长生一定要拿首榜首名,那么便不得不做。

她和陈长生都不知道那些大人物们在想些什么,但知道那些大人物们已经做过些什么。

有很多大人物想陈长生失败,也有很多大人物不想陈长生死。

教宗大人能让学宫下一场雨,便能下更多场雨。

那么陈长生就应该行险,向死里求生,如此,才能借到那些大人物的势,或者再借教宗大人几场雨。

所谓借势,便是顺势。

落落有些不安说道:“但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陈长生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

落落神情有些低落,说道:“抱歉,今天没能帮到先生什么忙。”

她在教宗大人前恳请一夜,才能参加大朝试,名次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她要做的事情,就是给陈长生保驾护航,比如她前一轮战胜了钟会,这时候陈长生才能坐在石阶上休息,而不需要以重伤的身体,面对槐院的绝学。

只是在她看来,这根本算不得什么。

她的目标是天海胜雪和苟寒食。

天海胜雪因为她退赛了,可还剩下一个苟寒食。

洗尘楼里很安静。

洗尘楼外却很热闹,因为没有人关心楼内那场对战的胜负,所有人都知道,落落殿下会做什么。考生们三两成群,讨论着先前的对战,说着可能的排名,猜测着陈长生的实力究竟有多强,能在苟寒食手中撑过几招。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洗尘楼依然安静,那扇门始终没有打开,考生们等的有些无聊起来,有些人甚至开始犯困。

关飞白望向洗尘楼紧闭的大门,生气说道:“哪有这样的道理?”

梁半湖望向林畔,摇头叹道:“连唐棠这样的人都觉得丢脸,殿下她怎么好意思?”

苟寒食沉默不语,想着国教学院为了让陈长生拿首榜首名,无所不用其极,最后那战,只怕不会太简单。

林畔,轩辕破蹲在地上,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先前与他一道蹲着的落落,这时候已经换成了唐三十六,无数道视线落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备感压力,不好意思抬头,连话都不好意思说,只能哼哼唧唧地唱着歌。

“这算什么?”

洗尘楼内,二楼窗畔,圣堂大主教看着台阶上那对少年男女,脸sè难看到了极点。

陈长生和落落在聊天,师徒二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画面其实很好看,很青涩动人。

问题在于,这里是洗尘楼,是大朝试对战的庄严会场,不是国教学院的池塘边,也不是百草园的瓜架下。

薛醒川微微皱眉,说道:“这……不合适吧?”

陈留王很想笑,但为了场间这些人的心情着想,忍着没有笑出来。

莫雨面无表情,静静看着陈长生和落落殿下二人,眉间却隐有燥意。

所有人都知道落落殿下的意图是什么,她是想把这场对战变成陈长生的休息养伤的时间,自然时间越长越好。然而现在整个大陆都紧张地等待着大朝试的最终排名,难道她和陈长生想休息多长时间,这个世界便要等多长时间?

最麻烦的问题在于,大朝试里并没有这方面的规则约束。谁说对战双方就必须一上来便生死相向?谁说对手之间不能惺惺相惜聊两句?落落与陈长生有无数种理由或者说借口,来拖延时间,把对战变成聊天。

那名圣堂大主教恼火说道:“请殿下快些,如果再不动手,就判二人消极,直接出局。”

离宫教士将大主教的意思准确地转达给了石阶上聊天的那对少年男女。

落落很生气,说道:“没看到我们在蓄势?谁敢判我们出局?”

那名离宫教士很想撇嘴,很想说殿下您当全世界都是瞎子吗?有蓄势一蓄就是半个时辰,两个人蓄到肩靠着肩?但他什么都不敢说。

吱呀一声轻响,二楼那间房间的窗终于第一次被推开了。

薛醒川来到场间,走到落落身前,微笑着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落落依然不肯起身离开。

陈长生说道:“歇的差不多了,一起出去吧,不要让大人难办。”

落落最听他的话,而且也知道不可能长时间的霸占洗尘楼,扶着他站起身来,向楼外走去。

薛醒川看着这对少年男女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显得很是无奈。

就这样,大朝试四强战的第一场结束了。

落落殿下如所有人想象的那样,直接弃权,同时为陈长生争取到极珍贵的休息与养伤时间。

陈长生进入了大朝试决战。

他距离那个曾经被全大陆耻笑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只是这个过程显得有些荒唐。

不过,他不在乎。

落落也不在乎。

大朝试对战越到后面,进行的越快。因为对战双方的实力越来越强,哪怕差距只在一线之间,分出胜负也只在数招之间。过了第二轮后,每场对战所需要的时间极短,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快便走到最后的时刻。

陈长生与落落这场对战,足足耗去了半个时辰,比前面十场对战加起来的时间都要长,当然,所有人都清楚,这是特殊情况,也只有落落殿下这种身份特殊的人,才能如此做。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大概便是今年大朝试耗时最长的一场对战的时候,苟寒食和折袖之间进行的第二场四强战,再次给所有人带来了无穷的震惊,因为这场对战持续了很长时间,而且看情形,似乎还将继续持续下去,极有可能超过半个时辰。

听着洗尘楼里不时响起的恐怖声音,唐三十六的神情越来越凝重,眼神里的敬意越来越浓。

他转身望向陈长生,严肃说道:“除了命,那个狼崽子找你要什么,你就给吧。”

(真心累塌实了,向您要几张推荐票,您就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