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第一百三十九章 狼族少年

听到这句话,陈长生知道了亭子里那名少年是谁,从认识唐三十六开始,直到在国教学院里同窗的这段日子,他从唐三十六的嘴里,听到过太多次狼崽子这三个字,直到此时,他才知道原来那头小狼一直在北方。

狼不是狗,狼崽子自然也没有狗崽子那样的侮辱意味,唐三十六以及青云榜上的很多少年天才,都习惯用狼崽子这三个字来形容北方那个可怕的少年,实际上是刻意想让自己保持一种平行的视线,拉近某种距离,实际上隐藏着的意味是……敬畏。

陈长生第一次听唐三十六提到狼崽子三字,是在天书陵前的客栈里,当时他就觉得唐三十六说出这三个字时的情绪有些复杂,带着忌惮甚至是某种尊敬,要知道像唐三十六这样骄傲的少年,即便秋山君和苟寒食这样的人物,也不可能让他发自内心尊敬。

他没有问唐三十六那个狼崽子究竟是谁,也没有打听过那名狼崽子的来历与师承,因为当时他的全部时间jīng力都用在修行学习方面,而且按照唐三十六提起时的语气,那个狼崽子仿佛在遥远的天边,那么他自然不会去理会。

直到今天在离宫前,对着那轮朝阳,他的视线落在这名只穿着单衣的少年身上,便再难以移开。直到此时,他终于知道,这名少年拥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名字——折袖,想必此后他想要忘记这个名字,也会变得非常困难。

“愤怒的折袖……”落落站在他身边,看着亭下那名少年,轻声说道:“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他。”

陈长生听着她的声音有些微颤,微异低头望去,只见她看着那名少年的目光里充满了同情,不知为何,忽然觉得有些不自在。

“我想,在场的所有人应该都是第一次看见他。”

唐三十六看着那名少年,神情复杂说道:“从出生到修行再到开始猎杀,他一直在北方那片寒冷的雪原里,从来没有离开过,连拥雪关的人都很少看到他的身影,更不要说我们这些活在太平盛世里的家伙。”

听着这番满怀感慨的言语,陈长生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后问道:“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个妖人。”

唐三十六看了落落一眼,说道:“真正的妖人。”

妖族与人族之间是亲密的联盟关系,却极少通婚联姻,也没有什么凄美的爱情故事流传。

因为两族之间的通婚,容易产生一些不好的结果。

妖人,正是妖族与人族通婚后生出来的后代,混合了两族血脉的妖人,天资聪颖,但在修行方面经常会遇到一些难以克服的障碍。

落落的父亲是白帝,母亲是大西洲的人类公主,准确来说,她也是一位妖人。名义上,她因为是女性,所以不能修行白帝暴烈的功法,实际上,只有与白帝皇族最亲近的寥寥数人才知晓,她正是因为妖人的血脉原因,无法把白帝的功法修行到jīng深处。

白帝夫妇感情极好,白帝根本不可能再娶妃子,夫妇对独女落落又是无比宠爱,不愿意再生孩子。落落无法把白帝一族的功法修到极致,便无法继承白帝的皇位,这便是现在万里妖域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之所以金玉律和李女史这样妖族大人物,待陈长生如同族人,不仅仅因为落落拜他为师,更是因为他们看到落落殿下在陈长生的帮助下,有可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前景。

那名叫折袖的少年和落落的情况很相似,父亲是狼族,母亲是人类。只是他父母的血脉不像落落的父母血脉那般强大高贵,父系一族的血脉占据了很大的优势,所以他的修行天赋保持的相对完整,遗憾的是,他遇到的问题也比落落的问题严重无数倍。

两年前大周朝议军功的时候,圣后娘娘与教宗大人有过一番谈话,谈话的内容后来泄露出去,于是整个大陆的人都知道,这名狼族少年有问题,有很难解决的大问题,那是圣后娘娘和教宗大人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是没有人知道那个问题是什么。

最后有些隐秘的消息,反而是从雪老城里传到了中原。通过几名侥幸从狼族少年手下逃脱的魔族的叙述,大概可以确认,这名狼族少年面临的问题,应该是在jīng神方面。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在那片残酷的雪原上,他被魔族和人类军队称为愤怒的折袖。

听完这些话,陈长生再次望向亭下那名少年,忽然觉得他显得更加孤单。

轩辕破说道:“他在我们那边的部落里也很有名。”

万里妖域里,大部分的部落依然以狩猎为生,最尊敬那些优秀的猎户。

愤怒的折袖,便是最优秀的猎户。

他不与人类世界打交道,也不与妖族打交道,他行走在雪原里,以猎杀魔族为生。

这几年,死在他手里的魔族难以计数。

无论有意无意,他替大周北军解决过很多麻烦,所以大周朝议军功的时候,从来不会遗漏掉他的名字,当他想用摘星学院学生的名义参加大朝试的时候,大周军方从上到下都表示了最热烈的欢迎。

便在这时,苏墨虞走了过来,望向远处亭中,问道:“你们也认出来了?

陈长生点点头。

“先前文试里,苟寒食和天海胜雪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我才想到会不会可能是他。”苏墨虞对落落行了一礼,又道:“听闻白帝陛下和圣后娘娘一样,都想争取他效力,只是没有人能够找到他,没想到他居然会来参加大朝试。

狼行千里吃肉。

向来离群索居的狼族少年,为何会离开雪原,来到繁华的京都参加大朝试

“他对天书感兴趣?”陈长生望向天书陵的方向。

唐三十六说道:“谁都会对天书陵感兴趣,但如果把他杀死的魔族尽数折成军功,绝对够他进天书陵好多次。”

没有人知道这名狼族少年参加大朝试的原因。

此时,所有考生都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但没有人靠近那座亭子,更没有人试图与那名少年对话。

甚至包括考官在内,人们看着他的目光里,充满了敬畏,根本不愿意靠近

即便是已经通幽,场间实力最强的苟寒食与天海胜雪,都没有走过去。

那少年站在那里,依然是孤单的,山与亭都因为他而孤单起来。

“他很强。”落落忽然说道。

狼族少年当然很强,一直在青云榜上排第二,直到今年临时换榜,才被落落超过。他过去两年里只在徐有容之下,很多人甚至认为,这是因为他很少现出踪迹的缘故,如果真的生死相搏,即便徐有容也不见得他的对手。

因为这名少年最擅长的就是杀戳。

此时曲江南岸所有人,包括考官和考生在内,收割掉的生命加起来,肯定都没有他多。

远处昭文殿方向传来清悠的钟声,代表大朝试的文试以及武试全部结束。

经过清点,到现在还没有被淘汰的考生,还剩下一百一十三人。

大朝试取前三甲,首甲三人,二甲十人,三甲三十人,共取四十三人。

每年皆是如此。

因为天书陵登陵,一共只有四十三条道路。

进入三甲,获得进入天书陵的资格,是绝大部分考生参加大朝试的目标。

观天书悟道,是所有修行者梦寐以求的事情,而无数年来的事实早已证明,那也是成为真正强者的必由之路。

按照通过曲江的时间,考生们重新排序。

那名狼族少年自然排在一号。

人们看着他的眼光有些复杂,自然知道,张听涛这个名字是假的。

在离宫教士的带领下,百余位考生离开曲江南岸的草甸疏林,向着朝阳园的深处走去。

没有用多长时间,便来到了一棵青树之前。

初春时节,京都街巷旁的树桠里,只生出些嫩绿的细芽,这棵树却是青叶无数,在微寒的风里不停摇摆,就像是个得意的家伙。

这颗青树有很多可以得意的地方,除了森森绿意,还有高大。

云雾微掩,遮着高处的树枝,竟是看不到树顶。

树于极粗,至少需要十数人才能合围。

在青树的下方,有一个树洞,看着黑洞洞的,有些yīn森。

离宫教士们,竟是带着考生走进了树洞。

树洞之后,别有洞天。

那是一片瓷蓝的天空,竟比树外的天空更加完美。

蓝天上飘着数层薄薄的云。

远处隐隐可以看到几座宫殿。

陈长生觉得有些眼熟。

落落说道:“先生,你曾经来过。”

陈长生这才明白,原来大朝试对战的场所,竟是在小离宫或者说学宫里。

在修行界,这里拥有一个更出名的名字。

教宗大人的青叶世界。

那些第一次来到小世界的考生们,微微张嘴,脸上满是震撼的神情。

就像陈长生和轩辕破当初第一次来到此间一样。

现在陈长生自然不会再次流露出曾经被唐三十六嘲弄过的乡下少年神情。

他很冷静,于是没有错过一些细节。

看着教宗大人的青叶世界,很多考生都在啧啧称奇。

那名狼族少年没有看这个世界,他在看落落。

陈长生的心中忽然生出强烈的危机感。

(今天就一章,我要准备一下明天对战的细节,有些地方还没有理顺,明天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