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第一百零三章 恋上你的床

他走到床前,隔着被子推了推,指尖传回的清晰触感,提醒他应该换厚被了……嗯,因为秋来天凉?

莫雨睁开眼睛,醒了过来。她摘下耳里的裘绒,坐起身,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旁若无人起身,坐到铜镜前整理仪容,把黑发梳至柔顺,然后开始洗脸上的残妆。

她再次展现了聚星境强者的神奇手段,纤纤指间无中生有出现数个水团,在阳光下如宝石般散发着光彩。

看着她将那些水团轻轻扑在脸上,细致地搓揉,陈长生忍不住摇了摇头。

从上次看见莫雨起床理妆的画面后,陈长生便经常会想起这件事情,觉得这实在是太浪费生命。

是的,不是暴殄天物,而是浪费生命。

那些晶莹剔透的水团,是她用真元凝聚的,真元,是靠冥想引收星光转换的,冥想是需要时间的,时间就是生命。

修行到如此境界,却把能力用来洗去脸上残妆,当然是浪费生命。

看着铜镜里少年不以为然的神情,莫雨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说道:“只有从天地间凝取的水,才是最纯净的水,不需要任何器具承载,才不会被污染,用来净面乃是无上佳品。”

陈长生沉默不语。

莫雨从抽屉里取出绵纸,轻轻蘸去脸上残着的水痕,心想和男子说这些事情,实在是鸡同鸭讲。

旋即,她想着这形容不妥。

然后,她想着自己为什么要对他解释?

“国教学院这些天的平静,会维持到大朝试前。”

她起身,看着陈长生面无表情说道:“你应该很清楚,这代表着何等样的宽仁与慈悲,所以你们最好也老实些。”

陈长生想了想,没有说什么。

“听说……大朝试里,你准备拿首榜首名?”莫雨看着他饶有兴致问道。

陈长生闻言微异。

他从西宁来到京都,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拿大朝试的首榜首名,但这种事情,如果说出去,比要娶徐有容更会惹来别人的嘲笑和议论,所以他只对极信任的两个人提过。

落落和唐三十六知道,那只黑龙也知道。

莫雨又是从哪里听说的?

他想到一件事情,只是已经记不清楚那次与东御神将府里的霜儿姑娘说话时有没有提过。

他不想把自己的目标宣诸于众,但既然被人当面问起,也不会否认,撒谎与遮掩,向来不是他习惯的处事风格。

“是的,我想试着看有没有可能。”他看着莫雨说道。

莫雨的神情渐渐变得冷静起来,因为陈长生说这句话时的平静神情,竟让她生出不可取笑的念头。她微微皱眉说道:“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我知道你不是那等狂妄无知的痴人。”

陈长生说道:“只是想想。”

“前些天,你有没有见过谁?”

莫雨忽然问道。她问的是见过谁,没有具体的形容,连名字也没有,因为她很肯定,如果陈长生见过那人,便一定会记得,也一定就会知道自己问的是谁。

陈长生要在大朝试拿首榜首名,是圣后娘娘对她说的。

国教学院的太平,也是圣后娘娘赐予的。

她一直不明白娘娘的态度,为何在那今夜发生了改变,想试着找出其间隐藏着的联系。

陈长生微怔,心想这些天自己在国教学院里修行读书,连院门都没有出过,哪有遇到……

他忽然想起在百草园里对坐饮茶无语的那名中年妇人,不由微凛,莫雨是在打听那名中年妇人?她想做什么?以莫雨在宫里的薰天权势,他担心会给那名中年妇人带去麻烦。

“谁?”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反问。

这是很巧妙的应对方法,莫雨果然没有想太多,她看着陈长生于净的眉眼,想着圣后娘娘言语间提到这少年时的情绪流露,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古怪。

心念微转,她看着陈长生笑了起来,平时淡漠高傲的眼睛里,顿时多出了很多诱人的媚意,轻声问道:“我在你床上睡过两次,不知道有没有留下什么香味,你晚上再盖时,有没有嗅一嗅?”

她笑的眼睛眯了起来,于是媚意变成了丝,声音也微显嘶哑,却很好听。

陈长生向后退了两步,保持着距离,回答道:“没有。”

莫雨随他向前,睁大眼睛,隔着很近的距离,看着他很认真地问道:“为什么呢?”

她看似没有刻意做什么,眼睛却很亮,很容易让男子心慌。

“因为那天你走后,我就把被子换了。”

陈长生说道:“呆会儿你走后,我也会换被子的。”

房间里变得很安静,窗外的金sè秋林在风里轻轻摇晃,仿佛在嘲笑那些蚂蚱蹦跳的姿式很难看。

莫雨的身体变得很僵硬,片刻后,她缓缓站直,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为什么?”

陈长生诚实说道:“卫生问题。”

莫雨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寒声问道:“你觉得我不于净?”

陈长生认真回答道:“我知道洁癖并不是好习惯,而且你每次睡的时候都不脱外衣……这个真不行。”

莫雨强行控制住把这整幢小楼毁掉、把陈长生挫骨扬灰的冲动,噔噔噔噔走到门口,忽然停下脚步。她想了想陈长生先前说的话,转身偏头问道:“你是嫌我的衣裳脏,不是嫌我人脏?”

陈长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此时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她偏着脑袋好奇发问的样子,着实有些可爱,甚至有些像落落的感觉,哪里像那个蛇蝎心肠、权高位重的莫雨姑娘?

莫雨看着他甜甜一笑,媚声问道:“既然这样,那以后我脱了外衣睡,大不了连里面的衣裳也脱了,光溜溜的裹着你的被子,这样的话,事后你还会不会换?”

陈长生哪里遇过等场面,微微张嘴,不知该如何言语。

莫雨微羞低头说道:“若这还不行……那我先沐浴,把身子洗的白白净净的,这样总可以了吧?”

陈长生的嘴张的更大,只能发出一个音节——那音节绝对不是计道人教给他的龙语。

“啊?”

“害羞了?”莫雨以手掩唇笑着问道,眼中闪过一丝得意。

“还是不要吧。”

陈长生醒过神来,看着她语重心长说道:“毕竟男女有别,而且你在宫里有暝宫,在小桔园有府邸,为什么非要到国教学院来睡呢?为什么非要睡我的床呢?这要让别人知道,对姑娘你的清誉……”

莫雨哪里有时间听他教诲,眼睫微动,轻声问道:“难道你不动心?”

陈长生想了想,挠头说道:“我很少想男女方面的事情,而且……确实也不大懂。”

莫雨的眼里盈盈尽是笑意,说道:“你不懂……我可以教你啊。”

陈长生向后再退两步,来到窗前,义正辞严说道:“姑娘,我有婚约在身

他的房间不高,就在二楼,跳到地面很轻松。

“不逗你这个小孩子了。”

莫雨格格笑着说道:“说起来,你和徐有容那个疯丫头还真的很像,只要需要,随时可以把婚约拿出来当挡箭牌,只是,如果你不是徐有容的未婚夫,

陈长生摇头说道:“不会。”

他想都没有想,便给出了答案,这很伤人。

莫雨有些恼火,说道:“为什么?”

陈长生说道:“因为你有病。”

莫雨大怒,说道:“你才有病”

陈长生心想自己确实有病,不过这个不足为外人道,看着她认真说道:“我是说真的病,你忧思过重,盗汗失眠,我想无论在宫里还是小桔园,你都很难睡着,才会凌晨时分到处走。”

莫雨微微挑眉,看着他一言不发,心想这你是怎么知道的?

最近这一年来,她饱受失眠盗汗之苦,夜晚根本无法入睡,白天又要陪侍圣后娘娘,要批阅奏章,根本没有闭眼的余暇,只能强撑着,如此日复一日,她便是聚星境的强者,也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她随身带着能隔音的裘绒,腰间系着宁神的香袋,都是为了能够睡着。

但这些没有任何作用,直到前些天,天海家攻击国教学院,她做为幕后之人,来国教学院看热闹,顺便控制事态、想要逼陈长生解除婚约的时候,竟不知不觉在这张床上沉沉睡去。

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陈长生的这张床,除了于净之外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为什么却能让自己睡的如此香甜?那床被褥花sè素淡,用的材质也是普通棉布,为什么感觉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味道,能够让自己无比安心?

莫雨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以为那日的经历只是凑巧。但这些天,她的失眠变得越来越严重,尤其是圣后娘娘去了百草园后,她想的事情太多,根本无法入睡,到今天实在是熬不住,所以来到了这里。

她告诉自己,今天来到国教学院是要警告陈长生,同时想打听一下娘娘与这件事情之间的联系,但当她看到陈长生的床的第一眼,她便知道,原来自己只是想到他的床上睡一觉。

“忧思过重?”莫雨看着他问道,神情有些凝重,眼眸深处更有一丝寒意

(同学们,今天周一噢,大家不要恋床,起来投票啦)